长沙首例医告官案例二审终结,败诉

热点事件 admin 浏览 评论

长沙首例医告官案例二审终结

2017年4月23日,上午8时许,湖南大学校工会副处级干部、音乐专家,50岁的共产党员刘庭白,与其父一道陪同母亲王某,到湘雅三院老年科江凤林处就诊。

江凤林认为王某病情较重,便为他退号,建议其挂急诊就诊,王某遂转挂急诊。

但在急诊科就诊过程中,刘庭白及其父亲误认为江凤林明知王某年事已高、病情严重却故意推诿,拒绝为其办理住院手续,遂与江凤林发生争执。

在争执过程中,刘庭白掀翻江凤林诊室内的小方桌,并拉扯、推搡江凤林,导致江凤林受伤,湘雅三医院老年科诊当天被迫停诊。

事发后,湘雅三医院报警,长沙市公安局岳麓分局银盆岭派出所民警到场处警,但当时刘庭白已离开现场。

当天下午2时许,刘庭白到银盆岭派出所接受调查。在调查过程中,刘庭白承认有推搡江凤林的行为,却不承认殴打对方。

但是,根据江凤林的笔录,先是患者的老伴猛烈的拍打办公室,不断辱骂,“你真缺德,哪有像你这样当医生的”。随后,患者儿子刘某白踢翻凳子、掀翻放置书物的小方桌,然后冲到江凤林面前,揪住他的衣领,随后挥拳打在脸上。江凤林回忆称,印象中是打了两下,第一下把眼镜打落了,“眼镜飞到了几米外的饮水机旁边”,第二下打在了面颊,留下了轻微的擦伤。

另据当时在现场的一位患者蔡凤华对公安机关所作证称“这名男子就上去抓江教授,江教授当时用手来挡,并讲要对方别这样,我当时是站在那名男子的身后去拖他,要他别冲动,但我拖不动,后我看到江教授的眼镜也被对方打得掉在地上了,但那名男子是如何打江教授我也看得不太清楚”。

-------------------------------------------------------------------------

最后,警方对刘庭白处以罚款500元。

这处理结果江凤林不服,至少他认为与九部委关于涉医违法犯罪不得降格处理要求不符。

于是,在律师的建议下,7月4日,江凤林到长沙市政府法制办公室,递交了行政复议材料。 当时接待他的人非常客气,澳门银河官网娱乐场,态度非常和蔼,指导他怎么把材料补充完整。

很快,8月14日,江凤林就收到了第一份行政复议的结果。行政复议判定,岳麓分局的处罚决定没有按照法律规定的处罚幅度进行处罚,明显属于适用法律错误,依法应当撤销。

既然处罚幅度不对,那么长沙市公安局岳麓分局就做出的第二份处罚决定,将对刘庭白的处罚从500元降到200元。

长沙市公安局岳麓分局在对刘庭白的《公安行政处罚决定书》中给出这样的处罚理由是,“违法行为人刘庭白系主动投案,向公安机关如实陈述自己的违法行为”。

2018年1月18日,长沙市人民政府的行政复议维持了岳麓分局的处罚决定,对刘某白处以二百元罚款,适用依据正确、程序合法、内容适当。

在江凤林眼里,这原本只是一件芝麻大的事,但“芝麻最后滚成了西瓜。”江凤林说,如果刘某白敢作敢当,承认打人行为,诚恳道歉的话,或许现场就和解了,不至于走上法庭。

江凤林认为,致使“芝麻滚成西瓜”更重要的原因是执法部门的不作为。他认为,结合目击证人的证言、保安照片、现场照片、伤情鉴定报告、短信记录等,已经能够形成证据链,证实刘某白对自己实施了殴打行为。

对处罚结果不满的江凤林,一纸诉状将长沙公安局岳麓分局、长沙市人民政府、违法行为人刘某白告上法庭。

他的行政起诉书这样写道:“长沙市公安局岳麓分局在对第三人进行行政处罚时,仅仅只听信第三人的单方面的陈述和辩解,而对完全能够证明第三人确有攻击伤害原告的行为的直接目击证人蔡明的客观真实的证词却完全不予采信,仅处罚了其扰乱单位秩序的违法行为,而对其故意伤害他人身体的违法行为,却没有依法给予处罚……长沙市人民政府在事实已然清楚的情况下,非但不纠正被告长沙市公安局岳麓分局的违反法律规定的明显不当的具体行政行为,反而还予以维持。”

自古以来,在中国个人必须服从集体,个人也必须服从大局。

结果可想而知。2018年7月16日,江医生收到长沙市岳麓区人民法院行政判决书,驳回他的全部诉讼请求,把芝麻生生的滚成了一个西瓜的不怕事的江凤林,一审败诉

败诉于法庭之上的江凤林并未兵败下阵来。死不言弃,死磕到底,死咬不放,坚持维权。

2018年7月27日,江凤林不服一审判决,依法向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

并且,在北京雷锋律师战队的指点下,在湘雅三医院和湖南省卫健委的支持下,要求法庭公开审理,并通过中国庭审公开网进行庭审直播。

----------------------------------------------------------------------

2019年2月19日,传出二审的审结信息。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案二审案件受理费50元,由上诉人江凤林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此案件二审,法院认为:

本案虽系行政诉讼,但起因仍是医患矛盾。事件起因虽不属本被诉行政行为的合法性审查范围,但应指出,因优质公共医疗资源紧张所引发的“入院难”等题已愈显突出。对构建文明、和谐的医患关系带来巨大压力。对此,患者如能保持理性、克制,给予医生更多的尊重和信任,医生如能保持更多谦和、耐心,给予患者更多的关心和同情,共同致力构建文明、和谐的医患关系,则类似本案的案件可能根本不会发生。本案医患双方均应汲取教训,将构建文明、和谐的医患关系作为共同的社会责任。

综上,上诉人主张岳麓公安分局作出的1320号处罚决定和市政府作出的334号复议决定违法,理由不能成立,其诉讼请求无事实根据和法律依据,不予支持。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程序合法,应予维持。

------------------------------------------------------------------------

历时两年,诉讼的结果就是如此,虽然听说江凤林医师仍将向高院上诉,但是说实话,机会已经不大。

可见,要推翻公安机关、人民政府、人民法院异口同声的决定,这之间牵涉面、牵涉事、牵涉人太多,有时候多到我们无法想象,这之间形成的攻略同盟壁垒坚固的程度也超出了我们的想象。

党纪呢?不可缺位

但是医疗场所暴力事件具有极强的负外部性,妨害医务人员的工作、干扰医疗秩序,就是危及公共安全的违纪违法甚至犯罪行为。

刘庭白作为一名党员,湖南大学的副处级干部,公然在医院门诊室内动手与医生冲突,并且致使对方受伤,恶劣影响已经形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