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当代镖师”:逐日负重40斤事变 还不能用手擦汗?

金融新闻 admin 浏览 评论

揭秘“现代镖师”:每日负重40斤工作不能用手擦汗?

一辆押运车在马路上正常行驶时,一名骑摩托车的男子紧随其后,不知为何触车倒地。男子倒地后勃然大怒,起身叫嚣停车,车长下车协商被袭击挟持,男子召集同伙威胁押运员缴枪投降,交出押运款箱……

  “现代镖师”进行射击训练。 受访者供图

别报警,这不是突发事件,而是兰州某押运公司在进行反抢演练。只见押运员们眼花缭乱的动作,“歹徒”被制服,成功保卫了押运物。

对于普通民众而言,武装押运员是一个既熟悉又陌生的群体,365天全年无休运转,从金库到网点,他们身影总会陪伴左右,保证银行取现业务。近日,记者实地踏访了“现代镖师”,了解他们“台前幕后” 的工作生活。

“现代镖师”的工作:押箱不押钱

清晨6点,兰州街道偶尔有车辆行驶而过,一排排路灯照亮着天空,白天颇为安静的金库门前却人声鼎沸,业务员将堆积如山的款箱装车;车长在枪房中领取枪支、子弹;护卫员在装弹区喊着装弹口令,调试枪支。在款箱与款箱碰撞声响中,最早一批“镖师”上车,开始押运任务。

  图为押运员准备完毕,登车时刻。艾庆龙 摄

“押箱不押钱是行规。”梁军尚是守押部一中队中队长,已有14年的押运经历,他所在车组日行均320公里。他告诉记者,看似每天都与“钞票”打交道,实际上押运的只是款箱,里面有多少钱不知道也不允许知道。

押运员跟古代“镖师”相似,他们以车组(4人/组)为单位,在城市穿梭,荷枪实弹将钱安全护送到各银行网点。

司机负责开车,按照前一秒获得的路线信息行车。护卫员手持武装枪支,负责戒严。车长负责押运途中的一切事宜,包括对突发情况的现场决断,还要负责与银行对接钞箱等任务。

  押运员和车辆近照。 受访者供图

为保证押运途中绝对安全,每辆运钞车都经过特殊改装,厚重的钢板和防弹玻璃,可抵御常规军用枪支射击。车辆统一安装车载网络视频系统,能够实现车辆GPS定位和全程可视化监控。

“最怕的就是堵车,一旦堵车会延误许多事情。”梁军尚告诉记者,银行等金融机构不会选择留现金过夜,每到晚上,押运公司会将现金等贵重物品运走,进行统一保管,次日早晨再由押运人员运回各处,“尽管为了避免堵车现象,采取早发车,但在上下班早高峰也难免会遭遇堵车”。

30岁的守押部一中队一车长张宏翔讲述在工作中遇到尴尬事情,在与银行人员进行款箱交接时,会有“满满好奇”的民众围观,甚至会伸手触摸款箱。“因此,交接款箱时,车长左手提箱子,护卫员持枪隔离民众,避免不必要的误会”。

“现代镖师”的技能:“鹰眼”+“枪械”

张宏翔介绍说,运钞车超过2吨重,重量堪比一辆货车,对于驾驶员来说,熟悉车身结构和操作流程尤为重要。而且运钞车后视镜只能看到左右两侧,车身有2个的射击孔,护卫员可从密封的车内观察车外情况。

  图为押运员们在训练“枪操”。 受访者供图

“运钞途中,最担心有人跟踪。”2016年,退伍的张宏翔加入押运队伍,部队练就“鹰眼”绝技在此得到充分利用,他妥善处理多起尾随事件,不到一年时间便升至车长,统筹负责车组事务。

张宏翔说到“鹰眼”技术时表示,行车过程中,多利用后视镜观察车后情况,一旦发现尾随情况,保证车辆处于行驶状态,告知押运员启动“外松内紧”制度,同时汇报平台,请求支援。

张宏翔一般会警惕穿着年轻男生,通过短暂对视确定对方是否是歹徒,“做亏心事的人,会躲避你的眼神,所以不难辨别”。

除“鹰眼”技能外,每一个押运员与古代“镖师”无异,都需掌握武器技能。

据了解,押运员接枪后,便要开始验枪,保证到位保险、扳机保险等属正常状态,执行完任务,还要在验枪台检查枪支弹药,登记方可入库。

  押运员在验枪。 艾庆龙 摄

“天天摸枪,现在对枪械性能了如指掌,不足1分钟就可将枪拆卸组装一遍。”2016年,大学毕业的丁瑞鹏并未选择汽修相关职业,而是成了一名押运员。他回忆说,刚入职时,对枪械一窍不通,经过一段时间培训,在规定时间内,就能完成枪支的拆分重组,“满满自豪感”。

  图为枪械近照。 受访者供图

对枪械情有独钟的张宏翔告诉记者,此前手握钢枪保家卫国,如今,虽离开部队,但依旧握钢枪,保护银行和民众财产安全,在他看来,押运员是他“军人梦”的延续。

  傍晚,押运员在练习棍棒技能。 艾庆龙 摄

“镖局中,镖师超700名,经过专门的武装押运训练,负责护卫、协助搬运等押运工作。”守押部副总经理张维平表示,枪支培训只是“押镖”前的一项技能培训,公司招聘人员会优先考虑军事素质强的退伍军人,澳门银河官网娱乐场,应聘成功后还要进行军事化训练,掌握擒拿格斗、实弹射击等技能,考核合格后才能正式成为一名押运员。

“现代镖师”的四季:厌夏冬 系安全

  图为押运员在进行警戒工作。艾庆龙 摄

金属车身,“霸气侧漏”的运钞车,民众不会感到陌生。在银行外,身穿防弹衣、手持防暴枪,一副生人勿近面孔的“现代镖师”总能吸引不少人的目光。看似“高大上”的情景,对押运员而言,只是选择了一份与普通人截然不同的工作方式。

  图为运钞车上独有标示和文字。 艾庆龙 摄

枪支7斤、防弹衣22斤、头盔7斤……无论酷暑严寒,押运员都要身负近40斤重的装备,奔波于城市各处。因长时间佩戴头盔,每一位押运不同程度患有颈椎病。

相对于装备的变化,押运员们更在乎四季的变化。丁瑞鹏回忆着第一出车的感受,“密不透风,呼吸吃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