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洋工地十五年

国外新闻 admin 浏览 评论

前言王工是我前几年在中东某项目的工地现场认识的,当时,他是总包方,我是设计院驻工地代表。我俩住一个宿舍,虽然年龄相差不少,但兴趣相投。那时候年轻气盛,工作之余常跟王工在当地到处逛。那几个月,我与王工无话不谈,知道了他的许多经历。我一直想把他的故事写下来,可因为他长年在海外工地难得回国,约了几次都没成功,只能在朋友圈里看着他满世界跑。今年,我凑巧去山东出差,碰到他刚好回国休息,便约着见了一面。后来,我们又陆续视频聊了几次。在讲完最初他在阿尔及利亚工地上的经历之后,他又给我讲了两个在中东的工程项目的故事。以下是王工的口述。

1

阿尔及利亚项目结束后,我选择离职,想找份国内的工作,可疯狂投出的简历都石沉大海。长时间不工作心里很虚,同学见我整天没事,便介绍我去了伊朗境内位于阿拉克的一个工地。

就这样兜兜转转一大圈,我又回到了原点。

阿拉克位于伊朗西北部,因湿地而出名,当时伊朗一个重水核反应堆的基地也建在那里,后来成了伊朗核危机事件中被常常提及的地名。我们的项目部离阿拉克的湿地群非常近,我刚到时,工期还不紧,平时项目部对员工轮休日外出并没有过多的干预,只需在安保处登记一下即可。所以周末休息时我经常跟同事们外出走走,尝尝当地美食,喝酒聊天,倒也还惬意。

这份工作比以前正规得多,每3个月可以回国一趟,休假3星期。这年回国休假期间,经人介绍认识了一个四川姑娘,我们热恋半年后结婚了,很快就有了孩子。

但“人无千日好,花无百日红”,短短一年之后,工地围墙外面的局势大变,到处都是荷枪实弹的警察,偶尔外出采购生活用品,走在路上没一会儿就会被拦下来检查。

虽然长期在不稳定地区工作,我们倒也没有因此觉得紧张,有大胆的同事还会嬉皮笑脸地向警察要冲锋枪来拍照——多数时候这个要求会被伊朗警察义正言辞地拒绝,但偶尔,也会有和气的警察或者安保会把卸下弹夹的枪支递给我们,然后默默地站在一边,像看热闹一样地看着我们拍照。

没过多久,项目部发文说,外出时必须要经过项目部审批,未经项目部同意私自外出要处罚。大家觉得项目部有些矫枉过正,但也只能遵从。后来传来消息说,是公司在沙特的员工休息期间外出时被不明身份的人开枪袭击,让公司对管理变得谨慎了。

刚开始大家没太当一回事,项目部相当于一个小城镇,里面餐馆超市齐全,本来普通工人也很少有外出的机会,所以不管外面局势怎么变化,工地上的同事倒也平安无事。

一晃又是新一年,元旦工地按例轮休,我正在犯愁怎么打发这两天的假期,住在同一个集装箱的同事突然对我说:“老王,我们来伊朗这么久了,光往湿地钻,也没有好好出去玩过。现在正好项目部有一辆车空下来了,我能拿到钥匙,咱们可以开出去玩。”

“出去玩估计难审批啊。”他说得我也心痒痒了。

“审批个屁啊,谁让你告诉项目部。”

听他这么一说,我也顾不了许多了。过去大半年,我一直待在工地哪儿都没去,轮休日有一辆能用的车,这对于我们来说是难得的机会。

2

头一天晚上,我们商量后决定去几百公里外的伊斯法罕,参观著名的伊玛目清真寺。因为路途遥远,也怕被工地的人发现,第二天我俩早早就起来了,早饭没吃,带上干粮开车就走。

从工地上了公路没多久,就察觉出这一路上警察比平日里多了许多,我有点犯怵:“怎么回事啊,怎么这么多警察?”

“管他呢,出都出来了,怕啥!”同事虽然嘴硬,但他一说完,就调转车头又开回工地,把还在睡梦中的当地安保的被子一把掀开:“起来,陪我们去玩!”

“今天我休息不上班。”保安嘟嘟囔囔地赖在床上,用被子蒙着头,就是不肯起来。僵持了一会儿,同事急了,从口袋掏出50美元摔在保安身上,安保立马眉开眼笑地起来了,用水搽了搽牙齿,扯着我们便往外跑。

道路畅通、车速飞快,午饭时间,我们到了伊玛目清真寺,周边几乎没有警察,人倒是挺多的,偶尔也能看到亚洲面孔的游客。

但我却觉得这里跟以前在中东地区看过的清真寺大同小异,逛了一会儿,索然无味,便想要回去,保安问我:“Boss,现在还早,我知道有个地方非常有特色,就在回工地的路上,顺路,要不要去?”我们想了想,同意了。

保安指路,我们穿过市区,在一片山区中穿来穿去。阿拉克的冬天潮湿寒冷,但也郁郁葱葱。路两边雾气迷漫,偶尔能看见当地人在路两边放羊,羊都是五颜六色的。我跟同事说:“我还真没见过这样的羊,人家这里冬天竟然也出来放羊。”

当地五颜六色的羊(作者供图)

当地五颜六色的羊(作者供图)

不知道过了多久,保安让我们把车停了,说到了。

下了车,我才发现我们停在一个类似于“巴扎(集市)”的地方,街上人流熙熙攘攘,也有很多全副武装的警察在巡逻。我对保安开玩笑道:“你不会带我来参加你们的集市购物,然后你拿回扣吧?”

“不会,Boss,你往后看。”

我顺着他的指向,看到了一座蓝色的清真寺,造型独特,从门口望去,里面似乎有很多人,但看上去又不像是在做礼拜。

逛了一会儿,我们让保安带着我们去看清真寺。寺不是很大,人多是本地人,偶尔才能看见游客。刚开始保安还陪着我们,一路介绍,但走着走着他就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我们越往里走人越少,突然间,门外的人群尖叫着朝里面冲了进来,紧接着就是一连串的“噗噗”声——刚开始我完全没反应过来那是子弹打在身后的墙壁上发出的声音,正想跑过去看看究竟,同事一把拉住我,把我扑倒在地:“他妈的不要命了?有人开枪!”

我心里莫名涌起一股兴奋感,很想抬头看看,但空气中的血腥味转瞬就带着一股铺天盖地的恐惧感呼啸而来——子弹从头顶上穿过的声音很奇特,和电影中的拟声不一样,尖锐刺耳。

我听见有一群人冲了进来,喊着我们听不懂的语言。我躺在地上,屏住呼吸,一动也不敢动。头顶上不停传来“哒哒”的枪声,然后是尖叫声和喊话声。但很快,枪声和尖叫声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似乎从未有什么事情发生过。

我和同事躺在地上不敢起身,更不敢说话,大气也不敢喘。同事拉着我的手,微微颤抖,手心里全都是汗。不知道过了多久,有人过来搀扶起我们,我起来才发现原来是工地的保安带着警察来找我们了。

回去的时候,我俩谁都没有勇气开车了。保安不会开车,最后只好由当地的警察开车送我们回工地。一路上保安一直向我俩解释道歉,我俩没有接话,坐在后排缩成一团瑟瑟发抖。

3

回到宿舍,我们俩躺在床上一动不动,过半天,同事瞪着眼睛死盯着天花板,有气无力地说了一句:“我以为我今天会死在那鬼地方呢。”